• 公共服务

从“动辄则咎”看党内监督

   晚上散步,发现小区新栽的树木,一棵棵都被绑缚着,有些花草也被网布遮羞,似乎受着不堪的拘禁,自由受限,动弹不得。
  不禁想到一则关于小树与木桩的寓言。说的是当小树受到捆绑后,起初对旁边的木桩非常反感。于是,小树借着不同的风力,软磨硬蹭,东摇西摆,某一天终于摆脱木桩的束缚,得以自由地随风摇摆,自感婀娜多姿,好不惬意。但没几天,树跟松动,小树倒伏,终至奄奄一息,只听它发自内心地悔悟道:还是有点,限制的好啊。
  这则童话式的寓言,对成人也是有启示的。没有绝对的自由,适度的限制才有真正的自由。比如大家曾经为一个新造的词语——动辄则咎,产生过讨论和反思,也涉及“动”与“咎”的辩证。
  词典所载为“动辄得咎”,大意是指:动不动就受到限制或指责。其中的“动辄”可单独使用,意为“动不动就”。如《后汉书》中有:“岁时赏赐,动辄亿万。”鲁迅《书信集》中曾说:“因为我其实不能幽默,动辄开罪于人。”
  溯其词源,诗经中的《狼跋》一首中即有:“狼跋其胡,载疐其尾。”白话译为:狼若前行踩到颈肉,后退又被尾巴绊倒。或者是,后退绊尾跌,前行踩颈肉。形象生动地表现一只体胖的老狼,受限过多、行动不便的憨态和窘境。诗中其实是借喻贵族公孙,形态大腹便便,德行却还可爱。
  唐代大家韩愈在其《近学解》中,将其情景点化为:“跋前踬后,动辄得咎”。表意是说,往前走会被踩到,向后走又被绊倒,也是表现其处处受阻、左右为难的不自由。可见,通常而言,动辄得咎一般用作贬义,类似束缚手脚、求全责备,或为幽默的调侃之意。
  而最近大家讨论的新造词语“动辄则咎”,仅从“语词”的角度看,似觉有点别扭,因为中间两字“辄、则”同音、近意,又同为副词,显得重复、拗口,感觉有违构词常理。
  若从该词出现的“反腐”语境看,则另有所解。据中国传媒大学博导、人民日报副总编米博华曾撰文解释:该词改“得”为“则”,一字之变,完成了从被动到主动语态的转换,境界立现!教授的大意也许是,原词“动辄得咎”是从被咎者的角度说的,而且有抱怨之意。而活用为“动辄则咎”,是从执纪者的角度而言,具有主动作为之意。也有专家认为,“则”既是副词,有时也作名词,有法则、规则之意,而“则咎”,相当于名词作状语,即“以法则惩处之”。此一理解,似乎也能自成一说。
  从“动辄则咎”运用的时代背景看,近几年来,中央狠抓党风廉政建设成效卓著,其间也遇到过难题。比如深化反腐之初,文件禁令频发,道理讲得很透,“狠话”说了不少,但在有些地方或领域,视禁令如耳边风,顽迹仍难根除,不守规矩、不讲纪律、不收手、不知止的现象依然存在,有的甚至顶风作案、胆大妄为而“动”得离谱,如果不强力深“咎”,恐怕难以遏制,也难以服众。
  基于此,抓早抓小、抓严抓实、保持高压,以至于苛刻以求、“动辄则咎”,成为矫枉过正的必然举措。
  从严管就是厚爱的角度看,“动辄则咎”强调的是抓及时、抓主动,小过即问、小错即纠。好比文前所述,那捆绑树苗的“木桩”,既是“紧箍咒”,也是“护身符”。看似严厉限制,实则慈心保护,以便小树立正、站稳、长直、壮实,而不至成为病树、歪树和倒下的树。